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日后寒暖各自珍

有感于外业队员出测

三院 侯振荣 [2017-02-23]    【

节气已进入雨水,北方仍然冬意未尽,春寒料峭,连日来时常会有阵阵飘雪,有时甚至铺天盖地。

元宵节刚过,单位数十名外业队员身背行囊,告别家人,背负着责任和嘱托,带着家人满满的思念与牵挂,离乡背井,踏上了由哈尔滨开往乌鲁木齐的列车,历经60多个小时到达新疆,开始了2017年的外业测绘工作。可是有谁知道,这批队员去年在新疆跨年度作业,收测时已经是1月中旬,归途辗转,回到家时离春节只有十几天了。现在重又出发,在家逗留的时间还未满月,和亲人相聚的热度尚未退却,就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了,令人感叹。

这些队员中,有的人新婚燕尔,有的人成为父亲不久,有的人要克服病痛折磨,有的人患病的妻子无人照料,有些人家中里里外外、大事小情都要靠妻子一个人承担……即便如此,这些普普通通的外业人却能够义无反顾,决然面对。他们秉持着简单的信念,追求着寻常的目标,忠诚于事业,执着于坚守,平凡之中见真情。难道这不是一种伟大吗?这就是一种伟大!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我想,这应该是测绘精神的集中体现。

此情此景,让我不禁想起了不知道出处的两句诗:“垂泪一别人千里,日后寒暖各自珍。”很是感慨。我不知道它的作者和背景,仅从字面理解就让我从心底里认可,这两句诗如同专为外业人而写,情真意切。

外业人,常年奔波、撇家舍业,跋山涉水、克险迎难,有一丝放浪、不羁,有一丝野性、桀骜,也许给人的印象是粗是野。殊不知,正是由于外业特殊的工作性质和多样的人文地理环境,让他们去适应、去改变,这决定了他们的粗犷与豪放,涵养了他们的心胸和气度,也造就了他们的果敢与担当。

外业人,讷于言而敏于行,不善于或者是不屑于表达情感,并不是说他们不懂得感情,有的人会以为他们“野惯了”,不愿着家。恰恰相反,家,对于外业人有着特殊的意义,是心理的依恋,是心灵的寄托,是信念的支撑,是温馨的港湾,是最终的归宿;家,对于他们是一份独有的眷恋,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对妻子,那份思念和爱意羞于启齿,只能默默地埋在心里;而对孩子,不仅仅是心底里的疼爱和牵念,也愿意放到嘴上去说、津津乐道地去讲,还会把照片设为电脑桌面和手机屏保,随时看上几眼。感情,对于外业人,更多的是靠自我调整,理性面对。

外业人随遇而安,适应能力强,或者说已经习惯了艰苦的野外生活,朴实坚毅,没有更高的要求,住的可以简陋,吃的可以随意,饥一顿饱一顿已是家常便饭。年复一年,工作上、身体上、心理上、安全上遇到的问题很多很多,都要去一一面对、一一克服,他们真的很不容易!

外业人难,其实他们的家人一样难。我记得,单位召开过一次女职工座谈会,参会的大多是内业数字化部职工,共同特点是她们的爱人都在外业工作。第一个发言的小李,在谈及自己的感受时,刚说了一句:太难了!之后就是哽咽,断断续续地述说着难心的往事。孩子病了一个人跑医院,灯坏了、电没了、漏水了,等等等等,柴米油盐,各种琐事都得自己去办;印象最深的是,一次爱人收测回家,到了晚上,两岁大的女儿趴在妈妈的耳边悄悄地、天真地问:妈妈,这个叔叔怎么还不走啊?分别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女儿都不认识爸爸了,让她好一阵无语。会上,她们都表达了共同的心声,既然嫁给了外业人,既然从事了测绘工作,再苦再累也能坚持下来,只是希望爱人每年能够多回几次家。当时的情景至今犹在眼前,几个人的泪眼已经定格在了那个瞬间。

我记得,2012年年初,经历了八九个月新疆测绘任务的队员们买好了回家的车票,整理行装,归心似箭,恨不得一步迈回家中。可是却突然接到了伊犁灾后重建的紧急测绘任务,必须再坚持一个多月,连春节都不能回家,仿佛兜头一盆冷水,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冷却下来,失望纠结,不甘不愿,当时的情景完全可以理解。已经习惯了,任务就是命令,冷静下来,赶紧调整自己,大家退掉车票,迅速转移测区,奔赴伊犁。克服种种困难,在严寒的冬季、没膝深的积雪中艰难作业,并比预期提前完成任务,受到有关方面表扬。这些队员们2012年的春节就这样在测区度过。试想,不能回家过年该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和心情啊!

2010年工作岗位变动,重回外业生产单位。之后每次一出外业,妻子都是叮咛嘱咐:注意安全、注意身体,你不年轻了。她一个人在家,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按她的说法是一个人太没意思了!

我记得,201467月间,我随5名外业队员奔赴西藏,在那曲地区平均海拔4700多米的高原上开展国情普查外业二次核查,这样的高海拔是我第一次面对,能不能承受得了,心里真没谱,妻子更是担心,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发短信,问我的身体状况。不到20天的时间,体重瘦了10斤,切身体验了什么叫高原反应。可是我们的外业队员呢,尤其是2013年,他们在这个地区整整工作了两个月,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身体折磨呀!他们愣是靠意志战胜了各种困难。

我清楚地记得,201573日上午,新疆皮山县发生6.5级地震,当时我正随中队人员在100多公里外的泽普县进行外业控制测量(那段时间中队的驻地设在泽普县城),很多职工都陆续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询问他们的情况,满是担心。我也接到了妻子的电话。老夫老妻了,尚且如此牵挂,更何况年轻人了。

看人挑担不吃力,事非亲历不知难。外业人经历的磨难、心中的苦楚也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设身处地,会让我们多一分理解、多一份尊重,也想为他们多说几句话。

平仄岁月心相守,别聚时光共感知。自己虽然已经退休在家,但作为从事了多年外业工作的老测绘人,对外业工作和外业人仍然难以割舍、无法忘怀。耳闻目睹,有些事虽然不是亲身经历,但也是感同身受。退休前的这6年多外业工作,让我发自内心地感受到:我们的外业队员真是好样的!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愿我们的外业职工和家人相离同相守,心意两相牵,且行且珍惜,各自保平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