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初春·北极村

三院 赵杨 [2017-07-19]    【

历时50余天的漠河县北极村、石林景区1:1000比例尺数字地形图测绘项目圆满结束。该项目是为了进一步开发北极村独有的旅游资源,更好地进行美丽乡村建设,为农民群众建设幸福美好家园,在国家、省、漠河县的大力支持下,在黑龙江省美丽乡村建设工作要求下,对漠河县旅游潜在资源丰富的区域进行地形图测绘并编制专题图《北极村交通旅游图》。三中队受局、院领导委托,为该地区的旅游、规划和美丽乡村建设提供基础测绘保障。

4月1日,中队职工正沉浸于如何过清明小长假的兴奋中时,接到中队领导通知做好两天后出测“北极村”的准备,原以为是愚人节,领导开玩笑,可随着一步步的工作的落实,职工们意识到这是真的,短暂的失落后,毅然投入到测前的准备工作中,刚从新疆测区转战回来的同志们舍弃自己休息时间,被紧急召回。大家分工明确,准备资料、布设控制点、检查测绘仪器,一切准备工作井然有序。4月4日三中队一行10人踏上了北上的列车,4月5日清晨,列车汽笛鸣起预示着我们已经到达了终点站,刚下火车的那一瞬间就感觉神清气爽。清新的空气、湛蓝的天空、久违的白云、嫩嫩的春绿让人陶醉,仿佛到了仙境一样。这里没有都市的喧嚣、没有都市的嘈杂、更没有都市的污染,时值初春万物蕴藏着勃勃生机。此时正在美滋滋的享受这一切的我被同事的一声召唤带到了现实中,一宿火车的乏累刚有散去之意却被这一声呼喊重新召回,开始了“神州北极”测绘之旅。


在北极村踏勘

安全意识新高度

一直以来,中队始终将安全生产工作放于首位,可经历了北极村测绘的同事,方知道安全生产的重要性。今年,恰值1987年大兴安岭地区森林大火30周年,安全防火工作尤为重要,在当地同志的帮助下办理了进入林区作业必须使用的“防火证”。初次进入北极村时,全体人员要接受检查,没有在县防火办登记的人员禁止进入镇内;每天工作时,多次接受当地防火队员、巡逻车的询问和检查;任何林班区域作业均需再单独办理通行证,且安排专人跟踪作业。一旦有突发事件,测绘工作就被迫停止。5月份内蒙古毕拉河林业局和那吉林场的两次大火,导致我们的工作时断时续,神鹿岛和石林景区的防火证至5月中旬才办理下来。在北极村随处可见“护林防火人人有责”“进入林区防火第一”“出门不带火、在外不吸烟”等等字样的防火标语。这些鲜红的标语旗帜与整洁的街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时刻警示着人们提高防火意识。这些飘扬的旗帜就像中队领导的叮咛一样提醒着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安全生产要放在首位。对抽烟的同事出门不带火,在外不吸烟是一种煎熬,但毕竟这里是林区安全防火是最重要的,在镇内作业时,实在忍不住,到当地质朴的老乡家中喝点茶、蹭棵烟。但我们时刻牢记安全防火之重要性。

石林景区之踏勘

4月5日上午,大家做好进山的准备后,协作单位的同志带着我和其余三名同志奔赴石林景区。景区距县城约300多公里路程与北极村是两条路线。冰冻过后的路面坑洼塌陷常见,尚未消融的冰湖霸道的横在砂石路面上,暗藏着陷车的危机。好在我们的司机杨林经验丰富应对突变的路况时沉着冷静,带着大家越过一处处横道的冰湖。远处的高山上积雪尚存,凛冽的春风袭来夹杂着高山积雪的寒气令人感到刺骨。颠簸了3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了石林景区待建的服务区。这里就是本次石林景区的待测地点约0.3平方千米,由于这处测区内没有基本控制点,大家需要现场联测CORS站,测设4个基本控制点。此处位于两座山峦接壤的喇叭口处风力较大,队员们准备不足没想到山里会很冷也没准备吃的大家只好克服一下眼前的窘境。在当地协作人员的帮助下我们顺利的完成了基本控制点的测设工作。并拟定好下一步地形图的测绘计划。本处测区内树木浓密、灌木丛生、地形起伏较大、进入困难需要办理相当繁琐的手续,给之后的碎部测量增加了更大的难度。返程时依旧紧张且颠簸。一路上两次经过分别设在不同路段的防火安全检查站的检验后我们顺利出山,此时已近傍晚。到公路上时接到留守在县里同事的电话时明显感到他的急迫,由于山区没有手机信号始终不能联系到我们的他已做好进山救援的准备。据协作人员介绍他们近入石林景区时经常发生车坏在半路上的情况,只要超过预定时间没有返回驻地,县里就会派人进山救援。想想我们本次石林景区之行还是很幸运的。按计划完成预先制定的工作任务,并且安全的返回驻地。

神州北极之印象

4月6日早,大家收拾好行囊、清点完随身携带的测绘仪器后,奔赴北极村。驱车1个多小时候我们来到了北极村的大门处,这里不愧被誉为“神州北极”不仅一路上原生态的风景如诗如画,就连这个彩门设计的都是美轮美奂。交换过文件后终于进入了向往已久的北极村。一进大门清洁的公路、整齐的路旁树、错落有致的木屋深深得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习惯了钢筋混凝土、嘈杂的都市生活的我们突然感觉身心愉悦精神放松。到了这里才知道为什短短几年内这里会由一个偏远山区小乡村迅速变为旅游圣地——“神州北极”原因所在。随着不断的深入整齐的篱笆院、独具地方特色的木质结构民居、旅游区内别具匠心的建筑、一尘不染的街道陆续的闯入眼帘。更具特色的是随处可见的家庭旅馆,随着旅游业的发展给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大幅度提升的空间。眨眼间我们到了预先约定的驻地,是一个家庭旅馆,老板很好客热情的接待我们。安顿好之后县里的同志带着大家踏勘北极村测区并现场明确了测区最外围的范围线。西北至神鹿岛沿黑龙江岸线向东南延伸至“十里长湖”末端总面积约15平方千米。整个测区呈三足鼎立之势类似一个等腰三角形,所谓神鹿岛其实是当地开发景区的人自己命名但这里有两座高山,最高点高程600米以上,最大高差300多米,而且多处山势险峻陡崖耸立,已开发的简易道路陡峭盘山而上,山体树木密集,黑龙江沿岸水流湍急、灌木丛生,通行艰难,这座大山是整个测区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平坦地区沼泽、湿地较多,交通不便、距离村落较远、山上蜱虫横行、无法用手机与外界联系等等潜在的危机四伏。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同志们不但经受住了各种考验,也用我们坚强的意志战胜了所有意想不到的困难。

在踏勘的过程得知这里曾是鄂伦春族人繁衍生息的圣地,至今仍保留这一些像龙缘树屋、斜仁柱树皮屋等别具民族特色的民居建筑,现已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这里的金鸡之冠、北字广场、玄武广场、北极定位广场、北极村民俗园、古道驿站、隔江相望的俄罗斯哨所等都是景观特别美丽的旅游景点、更有原始生态之美的七星山湿地森林公园等景区。想到本次任务的宏观意义就算再苦再累我们也值了,能够为这里的大美奉献一丝绵薄之力也不枉此行。

北极村的午餐

沼泽地之突击战

测区内湖泊、沼泽、湿地面积较大,测量时间受到限制,一旦冰雪开化,测绘将异常困难,中队决定集中全部力量进行突击,先行攻克此地区。在初春时节这里的天气任性、多变,5-6级以上的西北风说来就来,竭尽全力的进行最后的扫荡。时而裹着冰雹咆哮而来、时而洒着漫天飞雪呼啸而过、时而暴雨暴雪交加而至。同志们的身上脸上被它们摧残的没有干净的地方。江堤上测绘的同事苦不堪言向西北行走时顶着刺骨的寒风,江边冰雪上行走的同事顺风而下站立不稳经常有摔倒的现象。沼泽里测图的同事根本看不清前行的道路经常栽倒在“塔头”丛中,同事们一天下来至少也要走上20多公里。随着气候的变化天气一天天变暖,我们必须抢在开化前完成“黑龙江沿岸”“十里长湖”及大片沼泽内的测量工作,一旦开化这些地区将无法通行。为此同志们中午根本顾不上吃东西一干就是一整天,前一个星期大家还能勉强坚持,持续十几天后大家实在支撑不了白天如此劳累的体力劳动,加上晚上还要进行内业编辑,十多天后大家都没有刚来时的精气神。起初大家觉得这里的伙食清淡是好事,可是十多天后都感觉食不果腹、体力不支。同志们开始想家,想念亲人的温暖。在这里陪伴我们的只有深山老林、荒郊沼泽、无处不在的蜱虫、恶劣多变的天气。十多天后大家心理上的恐惧、孤独感已经流露出来,不得不承认心理上的打击及压力远比实际存在的困难更容易摧毁人的意志。这时中队调整工作时间中午增设午饭,让大家能够在中午休息两个小时。这也算是重新振奋士气,继续与困难抗争的一个小转折点。至少中午能够得到休息,可以吃上一顿热乎的饭菜,缓解一下心理上的压力。

与蜱之争

天气慢慢变暖,可这样一来我们又迎来了一个新的问题——“与蜱之争”,争取在蜱虫钻进我们身体之前将它绳之以法。初春以来蜱虫渐渐的多了,起初都是一些成虫比较容易发现,每天我们回到驻地的第一件事就是脱光衣服仔细寻找携带森林脑炎的小小蜱虫。也会有同事中招被它钻进皮肤幸好发现及时,如果蜱虫钻入身体后不能及时取出或将其头部留在体内将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需要进行专业手术才能安全取出,否则阴天下雨伤口奇痒无比。中队的司机杨林是自称“杨大夫”的拔蜱高手。经过几次“实践”杨大夫的拔蜱技艺已炉火纯青,每当有同事被咬后都是杨大夫手到蜱出为大家排忧解难。加上注射过防御疫苗后大家心里才有稍许的安全感。在所有外业测图的日子里所有人都承受着双重打击,精神上的紧张、身体上的乏累再加上如果倒霉再摔上几跤,这一天下来苦不堪言。可是为了生产进度大家默默的承受着一切打击没有一个人掉队,程俊峰舌尖溃疡,疼痛得无法进食,依旧坚持工作,在所有生产时间里除了五月一号休息了半天外其余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5月的天气转暖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过后大的蜱虫不见了随即而来的却是小小的幼虫,最小的只有小米粒般大小但数量之多让人恐惧,就在神鹿岛测图时我连续两天被小家伙咬伤。多亏发现的及时得到杨大夫的帮助将其拔出,可是心里的阴影却无法抹去。现在想起来还头皮发麻。最多的时候白天在身上能发现20多只甚至更多的蜱虫,回到驻地在身上还能翻出很多。每个房间都有个“宠物瓶”发现的蜱虫都被囚禁在这个宠物瓶里,最多的瓶子里装了几百只大大小小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蜱虫。时间长了大家发现将衣物取下放在电褥子上加温烘烤,静静等待蜱虫自投罗网是最安全的措施,这样一来就不会有漏网之蜱留在衣服上。降低了晚上睡觉时被咬的几率。与蜱之争也充分体现了一个事实凡事都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进步。

北极镇之游击战

因北极镇测绘可不办理防火证,因此当其他地区受到限制、雨雪天气无法远行,我们就在镇内测量,就像打游击战一样,不固定时间自行抽时间测绘。北极村房屋、别墅最大的特点就是纯木制结构,申请过国家先进专利技术,整个房屋无一根铁钉,均为木铆镶嵌制作,房屋一旦遭受洪水,只会被冲走,不会散掉。房屋墙壁投影为“井”字,观测时要测至“井”字外交点,一个方向只能测到一个房角,其余房角被突出的方木所遮挡,且每个院落都是独立封闭的进出困难,直接影响到项目进度。工作一天后,就此中队长召开会议,集思广益,制定了一套有利于提高生产进度方案全站仪配RTK同时作业。这样一来就大大的提高了外业碎部点采集的速度,但是这套方案也有弊端就是在人员上要求要够用。如果两人一组的话就不能利用这套方案进行外业采集工作。临危之际中队长李伟亲自披挂上阵扛起RTk与同志们战斗在生产一线。这样一来三人一个小组进行外业采集工作的建制就完整了,而引点、支站被大家练得炉火纯青。保证了生产进度的同时也大大的鼓舞了团队的士气。但是大家都知道李队长的腰间盘有伤可他还是固执的坚持不顾大家的劝阻与我们一起完成了居民地的碎部点采集工作。几天下来他整个人都瘫软了看这他痛苦的表情也疼在每个队员的心上。


涉水渡江

神鹿岛之攻坚战

受内蒙古森林大火的影响,县防火办领导下驻林区一线,防火证迟迟无法办理,且天气转暖,树叶已经冒出绿芽,一旦长大,GPS测量将无法进行,待拿到防火证时,工期仅有3-4天,完成2.5平方公里的山地显得异常困难,中队会议多次讨论,策划并全员投入,攻克神鹿岛。5月12日,六点钟出发,开始了神鹿岛的测绘。在神鹿岛山地测图时我们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副中队长孟凡冬的双脚就是在测绘山体时受伤的。原本乏累的身体在第一天下山时脚下站不稳支撑不注自身的重量突然摔倒将双脚脚后跟挫伤,可他却没有吭声仍然同我们一起完成所有山地测绘工作。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身影还在坚持,队员们心里的干劲更足了。虽然这里山地地形复杂山势高耸难以行进。大家就找到容易通行的地区由高到低的测绘地形特征点及高程点,在险要之处尽可量多的测绘完整地形地貌特征,沿山体横向行进这样一来就大大降低了危险系数。山上树林中夹杂这很多常年生灌木,行进也十分困难。测过几个来回之后两腿发软、汗流浃背,穿的背心、线裤通通都湿透了有的时候背心都能拧出水来,如果停下来被风吹到浑身冰凉。就在那几天里每天都在经受着冰火两重天的考验,期间又遭受大雨袭击,雨后的山上泥泞湿滑,稍有不慎,摔得一身泥巴,晚上回到驻地时,均惨不忍睹。黑龙江江心岛在开江后无法登陆,于锋、程俊峰穿水衩,用体温测试刚刚跑完冰排的黑龙江水温,涉水渡江完成岛上的碎部点采集工作。这里的蜱虫也来欢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争先恐后的往我们身上爬,看的人头皮直发麻。它们可不管我们的心里有多么的恐惧依旧肆虐着冲到使我们身上!大家就这样顶着各种压力最后还是把这块硬骨头啃了下来,多人因爬山受到伤痛困扰。

二进石林景区

5月17日早五点大家已洗漱完毕吃过早饭。带上所需仪器设备准备好从北极村向最后一个目标“石林景区”进发。可是原本拟定好的计划,却被事先约好早上前来的外雇司机给打乱了,外雇司机临时有事不能前来。突变的状况虽然措手不及但并没有打乱我们的阵脚。中队领导果断做出调整。原本计划十人前去完成石林景区任务的编制缩减为五人的突击小组。原因有三,其一是受内蒙古森林大火影响,防火形势严峻,防火证难办理,这次我们已经提前一个星期做了准备。其二是一证一车,检查异常严格,车辆与证件不符禁止进入。其三防火证期限是一天,完成不了需重新办证。且时间一长不可预期的因素就会增多,如果天气变化下起雨来那么耽误的时间会更长。想到这里大家再次鼓舞士气报着必胜的决心踏上了最后的征程。再次到达石林景区时已经上午9点多了,架设固定站、检测已知点用去了半个小时。大家在10点整开始展开石林景区全野外碎部点采集工作,按照来时路上制定好的计划。在开阔地区采用RTK测设图根点由全站仪进行碎部点测量,其余地区由三台RTK进行碎部点测量。结合两种不同类型高精度测绘仪器优势大幅度提升作业速度,在保证精度、野外地形完整性和一致性的前提下准确高效的完成石林景区的碎部点测量工作。石林景区的范围是以路为界向北测至山脚下。测区内与神鹿岛相比地形变化要简单些。但五月中旬的山上的植被已经很茂盛了,苔藓湿滑、地面积水,同志们步履蹒跚的在林地中挪动着前进。不小心一脚踏空鞋子就湿透了,穿着湿透的鞋子坚持完成碎部点采集后双脚已泛白起泡。在林地中时刻要提防蜱虫的侵袭,体力透支让大家汗流浃背湿透贴身衣物。就是这样的条件下大家仍然坚持着连续奋战4个多小时,根本也顾不上腹中的饥饿,经过几番苦战后突击小组在砂石路上汇合。汇合后的第一件事并不是补充水分和食物,大家想到的都是把数据传输到笔记本电脑中核对是否有“飞点”,是否按测区范围完整的采集碎部点及特征点数据,并绘制了测区草图。在确定无误后大家才纷纷脱下湿透的衣物,排查身上的蜱虫。这时司机杨林为大家分发早上带来的面包和水。短暂的一番修整后大家才放心的离开。离开时已经下午3点多,在返程的路上大家谈笑着消散身上的疲惫,此次石林景区之行也预示着三中队本次“北极村、石林景区范围1:1000比例尺数字地形图生产工作”项目外业工作彻底结束。

任性的天气

外业碎部点采集工作虽然累,但是大家把这个过程当做是锻炼身体、苦中作乐。就算是干上一天下来浑身酸疼也没人叫苦。但内业编辑时大家可是真没少遭罪。虽已近入5月下旬,供暖已经停止,突如其来的寒流再次袭击北极村,晚上达到零下6、7摄氏度,室内的温度非常低,像冰窖一样。加之雨雪天气,大家在室内都要披着被子干活。尤其是患腰间盘的两位队长,有的时候实在承受不注脚下的寒气就钻到电褥子里取暖,等身体热乎了再继续编辑工作。进入外业检查阶段时,开化前原本容易通行的江边、十里长湖、沼泽地内变得泥泞不堪,塔头上草已冒出更加湿滑。就在外业检查时很多同事都经常栽倒在行进的路上。起身后浑身的泥巴散发出让人作呕的恶臭。为了完成外业检查队员们还是坚持着仔细的进行野外检查工作。5月26日,我们回到了久别的哈尔滨,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异类,走时的棉袄依旧穿在身上,而满大街都已是彩衣飘舞。

北极村之旅的遗憾

5月下旬,各地的游客纷纷来到了北极村,欣赏“神州北极”之美景,但我们只是对自己“责任田”的美景熟悉,直到测区结束时也没有时间去全面欣赏北极村的庐山真面目。更为遗憾的是原以为在这里可以见到中国最北点的标志——“北极点”,后来才知道刚刚退休的局长、上一辈测绘人郝科铭同志在地图上发现原本设立在北极村的北极点标志并不是中国最北的地点所在,后经上报省委批准,经过再次精准测绘确定中国最北点位于北红村。这一举动彰显了测绘人精益求精、忠诚事业的测绘精神。也正是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测绘精神支撑着我们完成这个测区所有工作内容。历时一个50余天的北极村之旅就这样平淡的结束了。在这里我们全员投入实际生产不分领导与队员,大家团结协作、齐心协力,用测绘人的智慧与勇气战胜了所有困难,顺利完成所有生产任务,弘扬了测绘精神。在这里的经历对我们每个常年在外的外业队员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也许还有很多平常的故事没有给大家讲述,相信每个测绘人的记忆中都会有很多平常却不平凡的故事。这些故事也许不为人知,也许在别人知道后会觉得新奇,但在测绘人的心中这些只不过是我们本应尽的义务与职责之所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