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这个夏天有点儿热

一院 潘国盛 [2017-07-24]    【


2016年的夏天,人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字就是“热”。自7月全国大江南北就进入了“烧烤模式”,高温天气超出了以往。而在这盛夏的季节,却是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二大地测量队水准中队任务最繁忙的季节,我借着深入小组的机会就这样收获了一路“热点”。

烧烤的味道

上海测区沪杭铁路,白天赵小军、郝宪伟监测小组一头扎进高速铁路下的草丛里,忍受着太阳的强烈照射、地面的高温炙烤,一个墩体接着一个墩体、一个标志接着一个标志地测量着,空气里弥漫着炙烤过后泥土和蒿草的味道。深夜的铁路线上,韩艳伟、吴俊、李世刚小组带着头灯在急速地行走,快速设站、测量。他们‘昼伏夜出’,像是一支在完成特殊使命的特种部队,默默地陪伴着被毒日头炙烤出来,深夜还未散尽的钢铁气息。

疯狂的石头

在山东济宁埋设沉降监测墩的那群、王建辉小组,用汗水和着混凝土浇灌起了一座座监测墩。两个五十岁开外的老作业员,衣服被汗水湿透,肩上的毛巾一拧一把水。建了三个监测墩的王建辉后腰疼痛难忍,天气炎热加上多日的劳累造成肾结石的旧疾复发有了炎症,可他只吃了点儿消炎药,就忍着疼痛继续和大家一起工作,想的是大热的天任务耽搁得不起。这位还有不到一年就退休的老同志就这样用他无声的坚守,给年轻人树立了榜样。

起湿疹的黑金刚

在广西南宁测区,酷热伴着潮湿,作业员们手里的杯子一个比一个的大,那是白天补水的容器。他们从上海测区一路晒到这边,一个一个晒得跟是黑金刚似的,显见是这个夏天享受了太多的阳光。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上身只穿了格网式的警示服,36度以上的阳光直接照射到裸露的皮肤上,空气温度都达到40多度了。刚想叮嘱他们穿件白汗衫挡挡,又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们到广西来才不到半个月,身上就都布满了湿疹。

前白面书生与水牛

赵小军小组里有几个作业员年初还是文弱的白面书生,半年时间不仅外表变了颜色,内心也同样变得十分坚强。我问他们晒得痛不痛,都回答说:“没事儿,习惯了”。令我的内心着实震撼,吃苦耐劳、不畏困难的测绘精神竟能那么快被他们所继承和拥有,而如此的付出,我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迟疑间,抬头看到村旁池塘里,一只水牛正昂着头打量着这群测绘人,仿佛想说天那么热,我都坚持不住要到水里凉快了,你们也歇歇脚吧,我举起相机抓拍到他们远去的背影和水牛“欲说又止”的脸。

逆光拍摄

随着张海峰小组,通过了两个隧道,发现一旁喀斯特地貌非常有特点,山下一条清澈的小河。很好的景观,我拍摄了一张小组工作照,然后提议说“这么美的风景给你们都留个影吧?”“不照了吧?脸太黑了。”小组人异口同声。“没事,那边逆光,脸黑都看不出来。”我指了个方位。于是我照了一组逆光照,他们笑得很灿烂,我知道他们是不想把这里的艰苦呈现给家人。

脑袋出水

下午跟小组走不到一个小时,一瓶矿泉水我一口就喝下,一会儿感觉汗就流出了半瓶。井庆东是中队平时就爱出汗的人,我问他这热天难受不,他说汗出得多,汗水中的盐分都刺激眼睛。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感觉脑袋在出水。

这个夏天,没有人找借口逃离这酷热难忍的鬼天气,逃离这艰苦繁重的工作。

这个夏天我们不仅没有被晒蔫,反而晒出了火样的激情和干劲。

这个夏天大家都熟了,热熟了,热得透彻、热得痛快。

这个夏天最想家,想念家乡的凉爽。

这个夏天兄弟们一起拼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