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愿于渡口渡人生

——读《活着》有感

二院 蔡姬雯 [2017-11-06]    【

我们会来到这个世界,是不得不来;我们最终会离开这个世界,是不得不离开。人生本来就是被动的,被动的降生,不问意愿;被动的离去,无视苦衷。生活本来就是生下来,活下去的执着与拼搏,而《活着》所描写的故事则恰恰通过讲述福贵最为悲剧的人生,来寻找最为残酷的温暖,最为绝望的希望。所谓绝处逢生,大抵如此吧。

人类无法忍受太多的真实。大概,世界上最残忍的并不是失去或者离开,而是太多的事实。谎言,之所以能让人活的更舒服一些,是因为,谎言就如同醒不来的梦境,让人在真实的生活中慢慢迷失了自我,腐朽了灵魂。《活着》就如同一把冒着寒光散发着森森冷气的匕首,撕裂了如梦境般的谎言,将人们带进福贵一家最为凄苦又现实的生活中。福贵,名字叫福贵的男人的一生,壮年丧妻,中年丧子丧女,步入晚年后,女婿被水泥板夹死,外孙苦根被豆子撑死……这样一个男人,这样一个名字叫福贵的男人,这样一个家境富有出手阔绰的少爷,当他所有的希望和梦想,当他生命中所有的幸福美满以及与家人共度的温馨岁月都被死亡的利爪撕扯得分崩离析,变成了光怪陆离的食人猛兽时,只剩下白发苍苍的他与一头同样年迈的老黄牛共同踏着夕阳余晖,回忆生命中点点滴滴的美好。

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具有说服力了,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福贵原以为可以长长久久存在着的幸福竟然那么猝不及防的消失了,消失的残忍又决绝,猝不及防到不带有一丝一毫的迟疑。时间,就如此冷血地撕扯着福贵的命运,一次次将他逼得孤立无援。而他的反抗则是无视生活的苦难和命运的嘲讽,坚强的活下去,哪怕已经垂垂老矣,仍然不放弃对生活的热爱。于是,那牵着老牛的老人的背影,就成了反抗命运的拳头,不遗余力的挑战着,这就是活着的代价吧。于是,经历过太多磨难的人们就会明白,活着的意义,不仅仅是安于享受或者是为了目标而义无反顾的奋斗,而是在经历了诸多磨难和挫折后仍然能够坚持自我,在忍受了太多事实真相的考验和折磨后仍然能够不忘初心,顽强的活着,哪怕是不自量力的一次次对抗现实带来的冲击和挑战,也要至死方休。活着的力量也并不来自与助攻和呐喊,而是忍受,忍受命运的戏弄,生活的考验,时间的流逝,忍受物是人非的变迁。最终,在苦难中升华,在苦难中找到了生而为人的价值所在。

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最喜欢余华先生的这句话,生活中本来就是处处充满矛盾,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完全全快乐的活着,于是,因苦难而痛哭流涕就不如微笑的对抗挫折来的洒脱和张扬。每个人都是伴随着哭声与痛苦降临于世的,于是,生活也没有理由安逸舒适,苦难更理所应当的如影随形,微笑着举起拳头一次次对抗挫折和困难,才是应该有的人生姿态。《悟空传》里有这样一句话“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的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是大海,当你能够畅游时,你就要尽情游向你的所爱,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时候会到来,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所以,应当要不顾一切的追求自己所爱的一切,无论结果如何,既然死亡如影随形,为什么不能像福贵一样,顽强的抵抗,最后张狂的笑,嘲讽命运的作弄,无视生活的不公。沉默的坚持,于命运的渡口,乘着生活的小船,渡人渡己。

我愿于渡口渡人生,其实啊,每一个人都是某种程度上,某个侧面中的“福贵”,只是我们不自知罢了。

我愿竭尽一己之力,如爱惜生命般爱惜生活,如敬畏天地般敬畏人生,如勇士挑战巨龙一样挑战命运,如飞蛾扑火般追寻我所爱的一切。

我愿于,渡口,渡人生啊……(司南导航杯书香测绘征文投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