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时光煮酒,纸短情长

二院 蔡姬雯 [2018-05-10]    【

最爱这段时光,说不清是冰城的五月还是五月的冰城,总之,当时间和城市杂糅在一起的时候,城市便有了与季节相关的生命力。所以,当五月遇见冰城,冰城便与春相关。
    爱极了迎春花、桃花与丁香花相继盛开的这段时光。明黄色和桃红色揉进了阳光,夹杂着丁香花和泥土的香味,满满当当的充盈着空气。这么多年了,还是最爱五月,生命正在孕育希望,等待着盛夏最热烈的绽放,温度刚刚好,太阳很大但不焦灼,衬托着天空很蓝很高……
    透过春天时而温暖时而狂躁的喜怒无常的风,穿过柳絮飞扬的甬道,小孩子执着于寻找着五瓣丁香。广场上的小喇叭播放着欢快的歌,叽叽喳喳的麻雀还有喜鹊在枝头。最喜欢那段时光,年少却自以为不太幼稚,充满幻想却固执的以为可以实现。最喜欢多啦A梦的口袋,里面的任意门能带我去山巅和海边,觉得老版西游记里面的神仙姐姐很美,坚定的认为玉皇大帝住在天上。那时所有幻想都能称之为梦想,所有的梦想都可以在心中实现的年纪。那些年啊,我们用长板凳搭成家,我们将淘气堡里的海洋球当做真正的大海,那些年,我们会玩过家家,几个小朋友就热热闹闹组成了老老少少的一家。那些年啊,我们还小,幼稚的自以为长大,幼稚的把时间揉碎了,丢进了夹杂着儿童欢笑声的光阴的裂缝。
    在某天,在某个风和日丽的寻常的午后,我如常牵着妈妈的手去公园玩,老房子阴暗潮湿的楼道里射入一缕初春的阳光,我转过头跟妈妈说:“妈妈,好开心,我好像在做梦。”如果那时我知道,我知道有一天,当我长到神仙姐姐那样大的年纪后,就会知道世界没有腾云驾雾,没有长生不老也没有孙悟空;就会知道,十万八千里的路程不会从西安走到印度,但那却是哈尔滨与新疆的距离;如果在某一天,我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和刚刚结识的伙伴玩耍,我会不会回过头,再多玩一会啊?
    都过了这么久了,已经记不清,最后一次和小朋友一起在儿童公园玩搭房子,老鹰抓小鸡,贴人……是在什么时候,只是记得,好像仅仅是一个转身,眼角的纹理就清晰了一些,好像只是挥了挥手,就走了,然后就忘记了,下次见面的时间。
    转眼啊,都过了这么久了呢。后来啊,后来的我们,经历了读书升学,结识了一批又一批的朋友,又慢慢和一些人失去了联系。慢慢的,我们开始追求事情的唯一真相,我们穿着端庄大气的衣服,迷茫,却又假装着成熟。生活在童话故事里,有多可怕,永远长不大;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有多可怕,失去城堡庇护的孩子,终于学会了面对现实。于是啊,每年的五月,当桃花泛着白色,是不是还会有年幼的孩子,追逐着寻找着五瓣丁香?都过了这么久了,当时间就这么零零散散的汇聚在一起,变成历史,一个人的历史;当树叶枯了又绿,绿了又枯,当人们的头发,黑了又白,白了又黑;当历史的纪年一轮轮更新,再不需史官的记载;当文明一点点发展,科技一点点进步,当小汽车代步已经深入家家户户……再一次回头望去,小小的孩子仍然在嬉笑打闹,仍然有自己的城堡和军队,还有守护童年梦想的孙悟空。
    我啊,就在那棵老槐树下,看爷爷下棋,奶奶聊天,看着夕阳西下折射着的金光掉落在棋盘和睫毛上;我啊,就在那条长长的铁轨的枕木上,追赶蓝色的蜻蜓;我啊,就在那条曾经清澈的河里,嬉戏玩耍,肆意妄为的浪费大把的时光;我啊,我就站在那条通向家门的唯一的小路的一端,望着家的方向,然后转头,一步步长大,一步步走向远方。成长的分量太过沉重,沉重到少年白了头却仍不知道天生我才何以用;责任的意义太沉重的,沉重到,用无休止的拼搏来反抗,来换取生活的平安喜乐。
    多年后啊,孩子啊,长大了。是不是会在每年丁香花开的时候,驻足,独自饮酒。一杯敬未来,一杯敬往昔,那个少不知事的孩子,在又一个万物复苏桃花开,桂花香的五月,长大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