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嫁给我 你图啥

——致敬测量外业汉的妻子们

二院 李军 [2018-05-25]    【

认识你,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仲夏,
    那一年,我二十七你二十八。 

    当时我问你:你比我大,咱俩合适吗?
    你说:女大一抱金鸡;
    我又问你:我干测量,工作在野外,经常出差!?
    你满眼含笑看着我:那就让时间来作答。

    恋爱总是美好的,
    鸿雁传书,感情渐浓,彼此心中已无他(她)。

    突然有一天,我对你说:我们结婚吧。
    你明亮的双眸顿显惊讶:就这样结婚?!
    我说:那你还想要个啥! 
    你又重新审视了我一下,
    看着我不容置疑的坚定眼神儿,
    默默地点了点头,算是做了回答。

    就这样,历经一年恋爱,
    没请你吃过饭、没给你送过花,
    最后我们还是牵手,成立了属于你我的家。

    房子虽然是租的,
    但你仍然把它打扮的如诗如画。
    过日子,少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
    你把全部家务承担起来,
    从不让我把手插。

    你说我在外工作辛苦,
    回家后就应该好好歇歇乏;
    其实,我也知道你不容易,
    在家你是老大,
    既要上班,又要照顾爸妈。

    日子就在平淡温馨中一秒一秒度过,
    一年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娃。
    从此你更加忙碌,
    上有老下有小,
    你多希望我在身边把手搭。
    但你从来没向我提起过,
    怕我工作分心,
    自己默默承受咬紧牙。

    多少次孩子生病,
    你一个人背着孩子把车打;
    多少次你上夜班,
    硬着头皮把孩子送邻家!
    多少次......
    多少次已记不清,
    但孩子在你的精心呵护下,
    已逐渐长大。

    光阴荏苒, 
    在你我的共同努力下,
    我们买了房子,
    有了自己真正的家。

    记得搬家那天,
    你是那么兴奋,
    像一只快乐的小鸟——美哒哒!
    我也受你的情绪感染,
    下楼买了几瓶酒,
    从不喝酒的你,
    一杯下肚就面若桃花。
    那天我喝了很多,
    废话累牍,感慨尽情发。
    你也不拦我,傻傻地笑着,
    含情脉脉不说话。

    从此以后,
    为了家,为了让孩子不断增长才华,
    你工作更加努力,不断给自己加码。
    皱纹爬上了脸,头上也骤添了白发,
    但你仍然笑靥盈盈,
    从不劳烦从事测量外业的孩儿他爸。

    四季轮回,秋冬春夏,
    从事测量外业,虽然常年不回家,
    但心中的思念早已乱成麻,
    那是对你和家人的牵挂。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恋爱时没有承诺的山盟情话,
    早已在岁月的土壤里结果开花,
    那是对爱情的矢志不渝,
    是两人共同坚守谱写的芳华!

    现如今,你我早已走过不惑,
    正在知天命的路上携手前行。

    我再一次问你:
    嫁给我,你图啥?
    工作奋发?
    生活豁达?
    择高处立,处变不惊讶?
    你笑而不答,
    拿起纸笔写下了一句让我刻骨铭心的话:
    我是你身上的一根肋骨,
    必须与你共此天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