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边城记事

——记录在新疆测图的日子

二院 刘多 [2018-07-11]    【

不为浮尘遮望眼


    和田,一座神奇美丽的城市,它的美时而晴朗,时而迷离,而它的迷离之美归根结底竟是风沙。抬眼望去,雾蒙蒙的一片,刚到这里时,早起以为没睡醒,使劲揉揉眼睛发现并没有什么效果,这才知道原来是浮尘天气。而在这种天气行走,则要尽量避免张嘴说话,防止风沙倒灌进口中,行色匆匆间,多了一丝阴郁。有时天空中的浮尘刚好遮住太阳,如一层完美的滤镜瞬间将太阳变成银色,形成了一道独特的景象,壮丽而凄美。
    院子里的车则享受着另一种待遇,每天早晨都会被大漠的风沙罩上一层厚厚的“车衣”,尘土严重的时候,甚至难以分辨出车辆的颜色。我曾一厢情愿的认为这里的洗车生意会很红火,可是我错了,因为有谁会傻到每天跟大自然的力量抗争呢?而来自昆仑山的水源又是那么宝贵,自然是要首先应用到生产一线,风沙这种浮云带来的苦恼自然也就如浮云一般,转瞬就在当地人的心中消散的杳无踪影了。
    不为浮尘遮望眼,虽然沙尘带来了些许不便,但没有影响这座城市的带有风情的美和我们测绘人对它的喜爱,愿我们能够为把这座城市建设的更加美丽富饶贡献自己的力量。

战斗力可怕的跳蚤


    新疆有句俗语说得好: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和田的跳蚤满地爬;阿克苏的苹果,库尔勒的梨,小小的跳蚤最神奇!别看小小的跳蚤不起眼,名字却真的是让人心惊胆颤,贴地三尺完全就是它的天下。先从脚踝下口,然后小腿、大腿,继而转战人的肚皮,轻轻的咬你一口,就是一个小红点,然后几分钟后变成一个小包,看似与蚊子的战斗力差不多,但破坏力却强了百十倍也不止。如果你被咬了,每天都会痒得抓心挠肝,似乎不抓破表层的皮肤让痛感来代替瘙痒,它就会无休止的痒下去。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会体会到的,但于测绘人而言则是家常便饭,百姓的房前屋后,田间地头尽是跳蚤的领地,同样也是我们的工作阵地,为了完成边疆百姓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只能选择用自己的血肉与小小的跳蚤去战斗,肩上有责任就意味着得奔跑。

滚滚热浪中的坚持

 
    没有一丝丝防备,气温又到了36度了。看着未来一周的天气预报,温度似乎还远远没有到达顶点的意思。戈壁大漠的热浪滚滚而来,呼出的空气是热的,但吸进去的似乎更热。伸手摸摸帽檐,似乎有些烫手,屏住呼吸, GPS怎么还没有收到信号?一遍遍告诉自己不热,还可以忍受,可是在这万物俱寂的野外,连鸟儿都蔫嗒嗒的躲在窝里不出来,我又怎么能骗过自己正针刺般灼烧的后背呢?我承认我经历过更糟糕的环境,但是在这读秒如年现在,我反复拷问自己的内心这是为什么?豁然间,我得到了答案,因为测绘是我的工作,坚守岗位是每位测绘人的选择,烈日下的熔炉才能塑造钢铁的硬汉!

不同的语言的沟通


    “亚克西、阿达西、胖子的海丽戴、浩西”这是我每天工作说的最多的话,分别意为:“你好、朋友、房子的地图、再见”。维族朋友很热情,每当我拎着图纸走进院落,他们都会围上来好奇的看着纸上的点线,我这维语问好“四板斧”挥出之后,如果他们还没有理解我的意图,那就只能大眼瞪小眼或者小眼瞪大眼的与他们尬笑了。偶尔我也会手舞足蹈,然后对方若有所思的频频点头,每当这时候我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小兴奋,别管对方是不是真的弄懂了我的意思,反正他点头就表示了对我的认可。
    我仅会的这几句维语在吃饭时就遇到麻烦了,因为测区分散,所以午餐我们基本都是在各个乡镇的小餐馆解决,虽然菜样种类寥寥,但除了看邻座客人点什么然后大声告诉服务员我也要吃这个以外还真是别无他法,有时候不巧,饭店没有别的客人,然后我们就学着当地口音说汉语:西蛋辣面(西红柿鸡蛋拉面),服务员痛快的转身就走了,不过一会端上来的是什么,就不好预测了。

这里的孩子有理想

 
    最近接触了几名维族学生,都是高中在读,无一例外汉语说的都有些拗口,相反的,他们身边七八岁的弟弟妹妹汉语却说的棒极了。这几名学生汉语虽不流利,但是对于未来的信念确是异常的坚定,都表示要努力考到新疆医科大学,我感到很奇怪,一般的孩子张口闭口就是清华北大,而他们对于这所自治区的医科大学却有着深刻的执念,在他们眼里,现在的生活物质上虽不丰富,却很幸福,这片没被世俗污染的田野,给了他们追求理想的沃土。成为一名白衣天使治病救人的理想不可谓不崇高,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金融、IT、公务员成了金字塔顶尖的存在,而他们却能够坦然的逆流而上,我想他们的老师会很欣慰,且以他们为榜样的兄弟姐妹亦会更加健康茁壮的成长,而以他们为代表的自治区的未来也会更加辉煌,盛世将临,此日可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