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双面”测绘人

三院 邓建桥 [2018-08-23]    【

“测绘”也许并不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行业,即使有人知道但也不清楚具体是做什么的。其实有时候自己被人问起时,也不能表述的很清晰,最后来一句:画地图的。渐渐地发现工作的年限越久,好像就越说不清楚了,感觉每接触一个新的项目时,就又加深了一次对测绘的了解,尽管如此,自己了解到的还只是测绘行业的冰山一角,貌似有种不识测绘真面目,只缘身在测绘中的感觉。但在测绘行业工作久了,我却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测绘人是“双面”的。
    有一部分同事在加入测绘行业之前神经大条,做事差一不二就行,俗话说就是大大咧咧、马马虎虎。可是加入了测绘人的行列之后,让这部分人不得不“计较”起来,经常会出现一种情形就是: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为了一个点,一条线,或是一个符号在那里争论的面红耳赤,说是吹毛求疵都不过分。我们经常说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较量又开始了。可是到了工作之外的时候,他们依然还是不拘小节的性格。还有一部分心细但是天生内向,不善与人交流,也从不争辩的人,在成为测绘人之后变得主动与人交流、沟通,生怕少说了一句哪里就会出现差错,就像复读机一样,但生活中他们依旧腼腆。这么看来测绘人看似矛盾,实则一体,像是会变身一样有着双重性格。
    测绘男儿是最无情之人,也是最温柔之人。每当新项目开启,也就是我们的测绘外业又要踏上新的征程了。他们每年一出去少则几个月,多则一年,或者更久。经常为了赶工期在过年时无法与家人团聚,这是作为测绘人必须要有的选择。偶尔会听到妻子抱怨说:“我还不如军嫂呢?一年也见不到几次,家里有事从来指不上你,和没结婚有什么区别。”他们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不作任何解释。然而每当他们收测归来的时候都是大包小包的一堆特产,乐呵呵的扛在肩上,好像扛着一包幸福一样。到了家里就一样样的翻出来,给家人品尝,自己去做饭、洗衣、收拾屋子,身份瞬间转变成孝子,奶爸,暖男。但是当电话响起,测绘事业需要他们的时候,便头也不回的出发了。其实对家人他们是内疚的,可他们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所以有时即便不想也必须无情,当他们有时间在家时就会心甘情愿的接收妻子的“军事化管理”,这是测绘男人的一种变向温柔。
    大多数人以为测绘只是绘图,其实测绘也伴有一定的危险性。测量管线被困井下;新疆遇到沙尘暴,缺粮断水时有发生;远赴西藏高原反应;南极的冰天雪地......这些都是直面死亡的情况,他们也恐惧,心里有时会想平安回去之后再也不去了,答应家人的旅行还没兑现呢。可是我们测绘人传承着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信念驱使着他们下次出测依然主动,没去上的还会有些失落。有时候他们津津有味的讲述着他们险象环生的经历,没有了一点悲伤和恐惧,还洋溢着满脸的笑容。但同时又用余光瞄着妻子的表情,像老鼠见到猫一样,生怕以后再也不让去。这就是胆小又坚强的测绘人。
    测绘人就是这样的矛盾,可就是这样一群矛盾的人,走遍了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埋下了无数的标识,把祖国的大好山河绘成一副副美丽的蓝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