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盛世情怀

三院 杨文军 [2018-08-24]    【

大学时选修文学院的《唐诗鉴赏》,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在第一堂课上课前用正楷手书了“诗必盛唐”四个大字,这个场景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后来我时常想:“中国古代文人几乎人人都会写诗,可为什么提起诗歌,人们总是会最自然的想起唐诗,想起李白,想起杜甫,想起王维、孟浩然,想起高适、岑参、王昌龄、贺知章这一个个永远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盛唐诗人呢?为什么在这段跨度只有短短四十余年的时间里,一个个开宗立派的人物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一首首或慷慨豪迈、或雄阔远大、或清丽开朗、或浪漫飘逸的诗篇如星辰般交相辉映,以致后世千年,始终难望项背呢?”
    宋代诗歌评论家严羽在他的《沧浪诗话》说诗法有五:曰体制、曰格力、曰气象、曰兴趣、曰音节,而其中尤以气象为重。“诗者以识为主,入门须正,立志须高,以盛唐为师,不作开元天宝以下人物。”可见对于一篇优秀的诗歌而言,它所展现的磅礴气象和精神内核才是诗歌的筋骨。技法,音韵甚至体制都可以被模仿,但人的精神却会与他所处时代的社会环境、人文环境、政治、经济、思想密不可分,著名文学史家闻一多先生曾说:“一般人爱说唐诗,我却要说‘诗唐’,懂得诗的唐朝,才能欣赏唐朝的诗。”那么盛唐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于是翻开史书,我们看到了一个“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的富足安定的盛唐,一个“阴山骄子汗血马,长驱东胡胡走藏”的军功壮盛的盛唐,一个“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万国来朝的盛唐。富足、强大、青春、浪漫、高放、自信成为了那个时代的代名词。于是,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说“诗必盛唐”,盛唐的雄风、气魄与规模给了盛唐诗人们一往无前的自信,慷慨豪迈的风骨、豁达潇洒的胸怀。盛唐时期清明的政治,强大的军事,昌盛的文化,开放的思想,宽松的社会环境不断推动着盛唐诗歌走向流光溢彩、花团锦簇的高峰。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假若是处在孱弱的南宋,只怕即便是李白也再也不会写出“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这样宏阔浩荡的诗句了,因为天山、玉门关早已经不属于你了。
    于是,当再次读到瑰丽壮阔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苍凉悲壮的“缭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慷慨激昂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广袤雄奇的“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悲壮豪迈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昂扬自信的“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清朗自然的“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深情款款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潇洒豁达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我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盛唐气象,什么叫盛世情怀。
    盛唐时代,是一个所有人摩拳擦掌,心怀雄心壮志要大刀阔斧建功立业的伟大时代,他们眼高四海,胸怀天下,大唐的盛世,是所有唐人努力进取,用充满战斗激情的精神去建设起来的,而一千多年后的今天,陵谷巨变,黄钟轰鸣,江海汹涌,不进则退,我们再一次站在历史的交汇点上,再一次面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建设世界先进强国的历史机遇,一千年前的盛世虽已久远,但先祖的气魄、胸怀、骨气、自信以及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视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担当依然是我们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和行动标尺,让我们记住盛唐,记住盛唐的气象,盛世的情怀,一往无前,努力奋进,在新的起点上去张臂迎接中华民族新一轮的太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