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三调项目之深入喀喇昆仑山测区

信息院 康瑞存 [2018-09-06]    【

昨晚我们再次入住叶城,今天早上5:30大家就都起床了,我们下楼把仪器装备以及厚棉衣都装上了车,司机师傅们将车辆打火,做上高原的最后检查,因为昆仑山上无法维修车辆,所以车辆油液、轮胎的等各项指标均要检查一遍,甚至趴到地下观察车辆底盘、悬挂,直到最后一辆车补充机油后,顺利出发。
    7点多,我们行驶在昆仑山山麓的平原上,道路两旁轻轻起伏的草原,透着清晨一丝丝迷离的睡意,用湿绿的小眼睛,半睁着,仿佛我们的车队惊扰了她们的美梦,还没来的及做出反应,车队便已经远去。
    一直一路南下,大约半小时,渐渐地四周看到了起伏的小山丘,像巨人的脚趾,蜿蜒,变幻。带着自然的沟壑,慢慢从无棱角延伸到圆润山头,就像我家姑娘的小下巴颏似的,从圆圆的小脸蛋,慢慢滑倒小下巴颏;山上星星点点的薹草,就像姑娘玩耍时溅到脸上的小泥点子,看来这是一个甚是顽皮的小山。
    8:20左右我们车队到了第一个检查站柯克亚检查站,说到这里我们还有一个小插曲。上周五我们来过检查站,但是我们是7坐车,不让通行,因为国道219上7座车SUV动力太好,速度快,出了很多出事故的,为了驾乘人员的安全,检查站限制5坐以上的车辆进昆仑山。这不我们又重新租的5座车辆,重新进山。进山后这一路我们的确看到了好多车的残骸,已经损毁的面目全非,可见我们真要感谢这个限制措施。
    通过柯克亚检查站后,就一路再也看不到村庄了,然而今天的天气晴朗景色甚好。首先海拔从1200米慢慢升高,远处洁白的雪山映衬着湛蓝的天空,同志们均是年轻人,都兴奋到不行,有些甚至激动的大叫,你看那个雪山像个猫耳朵,那个像鹰头........车窗玻璃始终是落下的,同志们不停地在拍照,大约10点半多,我们到达了第一个阿卡孜达坂(库地达坂),海拔为3150米。这时同志们都跳下车,拍些远处的风景,为了把昆仑山留在记忆里,相互之间合着影。在这个海拔高度大家没有太大高原反应,为了天黑前完成沿线的布点施测任务,并且能赶到赛图拉镇住下,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停留欣赏山间的风景,沿盘山路蜿蜒曲折下到海拔2500米左右的山谷中,顺着哈拉斯坦河逆流而上,海拔高度继续攀升。此时大家有些疲惫,都有些昏昏欲睡,车里除了能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外,都静悄悄的。随着海拔升到4000米,可以在山下仰视远处的雪山越来越多。大约在下午1点40到达第二个达坂赛力亚克达坂(麻扎达坂),海拔4969米。司机停车后,我赶紧下车,双腿刚刚踩上4969米的昆仑山顶,就一阵眩晕,双手扶住车子,稳定一阵子后李队长询问了大家的情况,看到作业员和司机都有不同程度的头疼,呼吸不畅的问题,有些同志们嘴唇均有不同程度的呈紫色,一个同志嘴唇已经暗紫了。李队长急忙问道:“你带心脏药了吗,感觉能行吗?”在得到该同志的回答后,转身回到车上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两瓶救心丸分别给了两个车上的人,其实此时的他也是嘴唇暗紫了,大口的喘着气。李队长让每辆车车窗打开一个小缝隙,要不在这个高度,车里会感到憋闷的,司机没敢停留太久,即刻向山下开去,海拔低一点,大家能好受些。从麻扎达坂下山盘山的过程中,因为一段路山体滑坡,武警部队在紧急救援,所以在我们被拦截在半山腰,长长的车队差不多又等了1个多小时,道路开通,我们缓慢通过向两侧停着的多辆武警部队的工程车鸣笛致谢。就这样大约3点多我们缓慢从4960米降至3900多米的谷底,因为谷底的空气流通不畅,反而呼吸更困难了。此时坐在车里的同志们安静了许多,几乎都在闭目养神,我也是在车里不时的多呼吸一口空气,正常的呼吸频率已经不能支持我的正常心肺功能,而此时的李队长已经出现了心脏不适了,但是作为领头车的副驾驶,他没有像我们是的闭着眼休息,而是仍在坚持打起精神,观察路况,以便随时提醒司机。因为到测区前,还有一个黑卡达坂要上,昆仑山的达坂附近的山体大部分为碎石结构的软山体,容易滑坡,所以李队长一刻不敢疏忽大意。他拒绝了我的替换请求,他说:“单位安排咱们测量工程部做此项任务,是我的责任,兄弟们跟我上山,是对我们得信任,我不能辜负这份责任与信任,一定完成任务,带兄弟们胜利返回,这是我的义务。”
    当晚上我们翻过黑卡达坂,7点13分我们到达第一个施测点位,同志们陆续缓慢的上点,摆脚架,对中,整平,就像电影里的播放武打片中的慢动作。一个新来的同志扛着脚架从一个一米深的小沟渠很是轻松的跳下,再爬上去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了。
    最终大家做完两组点,当我们赶到了赛图拉镇时,已经晚上11点半了,此时这个一排排重载车停泊的高原小镇,已经快要进入睡眠了,我们入住宾馆,老板给我们安顿好后,我们开始烧泡面用的热水,结果刚到12点,停电了,后来在我们得要求下,才再次给发电,把水烧开,水温也就是能泡脚的温度。由于温度低,我们打开了电褥子,又一个十分钟后,我们偎依着没有电的电褥子或者抱着被子,在憋闷的环境中中疲惫的睡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