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生命如花

——致我的父亲老一代测绘工作者

三院 刘鸿飞 [2018-10-24]    【

父亲退休以前是老一代的测绘工程者,一年中的大半时间都在外面的崇山峻岭中度过.每次家信,都不忘叮嘱妈妈:“带好孩子,别忘了浇花。”母亲看后不无嗔怪地说:“他的俩宝贝,谁敢忘了呢?” 
    后来,父亲年纪大了,身体状况也不适合去野外,我们全家终于可以团圆了。于是,家里和单位的阳台与窗台上就到处摆满各种各样生机勃勃的花草植物。我继承了父亲的职业,继续为测绘事业奉献着,因此也经常出差在外。结婚后回来看望父母,总能够欣喜地看到父亲的春华秋实,母亲取笑父亲,说他用有刻度的瓶子计算水量给花浇水,就像小时候给我喂药一样。自从有了女儿后,就忘记了父亲的花,倒是父亲常来看他的孙女。前几年地理国情任务紧经常加班,孩子每天都在父亲这里等我,晚上去父亲那接孩子的时候,常常看见夜色里,父亲花白着头发,笑眯眯地站起来,手里捧着一盆不知名的花草说:“这是花椒,给孩子驱蚊的。”微风里送来花的芬芳,我的心被幸福之泪水荡漾着,这样的时光是那么的美好!
    三年前,父亲因脑血栓住进了医院。脑血管的主干路堵住了,身体几乎接近于瘫痪,除了意识还算清醒,其他的四肢语言等都处于瘫痪的状态了,我和大姐轮着来照顾他,帮他翻身,帮他吃饭,陪他说说话,他每次看到我来都喊出声音或者用眼神告诉我他看到我来了很高兴,坐在他的床前,装作若无其事地讲些他孙女的趣事,父亲笑了,我却心如刀绞。我常常情不自禁地握着父亲的手默默祈祷,即使不能时光倒流,那就让时间就此停住吧!停留在我们可以相望的这一刻,停留在我可以和他说话的这一刻!然而事情却总是那么事与愿违。今年,父亲已经病体不支,就在送到医院的第二天早上,他离开了我们,永远的离开了。
    在父亲单位整理他的遗物时,我发现了一枚冶金部颁发给他的从事勘测工作40年并有突出贡献的同志奖状,单位的伯伯告诉了我父亲的许多事情,关于他的敬业和嗜花,还说他随身带着我的照片,逢人便拿出来看。我的心又一次被泪水淹没。父亲是这样一个对事业和亲情都极为专注的人,他养育我,而我却无力为他挽留一段他所热爱的生命时光!以前父亲出差,每逢春节便会回来与家人团聚。然而,今年这个春节,我和母亲相对无言无处守望。直到一天早上忽然发现父亲种的花开了,红白的小花分外鲜明地绽放着,香气满室。或许是父亲预先委托了这朵花与我们重聚。一个“父”字,区区四笔,却需要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阅读。
    随着测绘事业的发展,更多的测绘工作者会到人烟稀少的边疆去完成无图区的测量。有多少测绘家庭像日记里说的那样,在爸爸每次休假结束要出发时,孩子都要上演一出伤心欲绝的“哭戏”,为了不让孩子伤心,也为了避免自己心中的不舍更或许说是离别之泪,他们只好选择早起早走,避开那个难受的时刻。也许这就是身为人父才会体会到的情感,我真心的希望爸爸们在外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因为孩子们在家盼着你早点回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