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科研所 李海军 [2019-01-04]    【

在北方的冬日里,大部分树仅剩主干和枝条,看上去光秃秃的。然而松树却显得与众不同,在日光下枝叶细密,颜色浓重。视觉里其他的树都变成了陪衬。
    放眼望去,几排松树在多层办公楼外静默地矗立着,像一列列天赐神力的武士,威风凛凛,冷风中丝毫不动。这些松树在这里已生长近四十年,土壤供给它们充足的养分,任它们安静地长着。仔细看去,年初时的新枝叶与往年的旧枝叶已归为一色,较远的一些则是通体墨绿像一个倒立着的巨型陀螺被安放在笔直的树干上,就好比几何图形一样完美地契合在一起。松树平常生长缓慢,外形每年变化不大,但眼前的高度已达九米,原来它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大了。或许是在这大院里有一种无形的力,影响着松树,这种力是旺盛的生命力,或是恒久的意志力,或是强烈的感染力,或是强大的引导力……总之,这种力也影响着在这大院里工作的人们。
    三楼工作室的灯通透而明亮,尤其是在黑夜里格外明显。走进一个房间,迎面一块条幅挂在墙上,条幅红底白字,上面写着“把好质量关,责任重于山”。十几张办公桌整齐排列两侧,靠墙的一端有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水壶、茶杯、水果和零食,另一端放着几张折叠床。在一张无人的办公桌的显示器上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运行程序,勿断电源”,而其他桌前的作业员都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显示器,左右手齐开工飞快地操作着鼠标和键盘。工作之余偶尔会有人站起来走向另一人请教问题;也有人会说几句闲话,旁人随声附和;还有人会接起电话,轻声回答“工作忙”……远处楼宇的钟声响了九下,一位负责人带着一张图表走进来,房间里迅速变得安静。他每与作业员沟通一次,便会在图表上认真做一次记录。待他走后,键盘声、鼠标声再次响起。
    三楼的灯光把松树的影子拉得很长,始终静默地立在窗外的松树听着、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事。不知过了多久下班的人们说笑着走出办公楼,后勤车辆已等候在门口。一小部分人住在大院外,匆忙上车,急切地希望赶快回到家人的怀抱中;大部分人住在大院内,三三两两,并走向各处,几分钟后,这里又恢复了宁静。一位中年男人关闭了三楼的最后一盏灯,眼前立刻黑下来。他本能地摸到楼梯扶手,然后缓缓地、试探着从台阶上一步一步走下去。他心里担心一楼的门上锁,但脚上不敢加快,等视线到达一楼,见到值班室的灯亮着,便放下心来。楼外漫天星斗,寒气逼人。他重整衣帽,遮挡寒风。此刻的他心情愉快,清了嗓子,想哼个小调,却侧眼见到硕大、威武的松树,立刻噤声,并快步消失在黑夜里。
    冬日的晨光再次照亮了大院,昨日晚归的人又走进办公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新人养成了新习惯,旧人得到了新命运。几十年来,新旧交替,物变人非,只有那种力依然未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