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女汉子”的外业生活

一院 尹琦 [2019-01-04]    【

作为一个刚参加工作就有机会参加外业调绘的女孩子来说,这几天的外业时光让我倍感珍惜,于是我满心欢喜地把所经历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将它化作故事讲给你,也把这些故事留在心底,当作我工作中最美好的回忆。
    天刚蒙蒙亮,参加此次外业调绘的队员们已穿过浓雾笼罩的哈尔滨向测区出发了。看着这灰蒙蒙的天,一路上我都在想今天没有阳光,定是会很冷了,可当我们刚进杜尔伯特城区时阳光突然涌了上来。突如其来的阳光洒在我们车上,洒在我的肩膀上也洒在了我的心上,伴随着第一次出外业的兴奋劲,心情也更加明朗了。虽有阳光,但毕竟是入了冬,温度还是有些低的,风沙沙地吹在耳旁,满眼看到的是公路两侧的农民们拿着大剪刀收割着芦苇,伴随着咔咔的收割声,我们也即将开始工作了。
    我们组由郑洪斌大哥负责,他是个有着丰富经验的老测绘队员,带着我和王刚两个“新兵”。我们组这次调绘地点在大庆市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烟筒屯镇。小镇位于大庆市最北端,地处扎龙自然保护区湿地核心区,夏日的时候植被茂盛,水草丰美,奈何我们来的季节,是看不到那美景的。到达测区后,我第一次将实地情况与影像相结合起来,重叠起来,慢慢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兴奋,“原来影像中那旱地里的星星点点是草垛,原来那一道道狭长的黑影是通信塔,原来那一片片看着毛茸茸的草地是芦苇。”我们本着绝不“放过”任何一处重要地物的原则,一一核实着需要调绘的内容。“这新盖了一处房子、那新修了一条路、这新垒了一条堤、那儿新挖了一个塘……”我们一组三人一边走着,一边看着,一边记录着,一边感叹着,短短的十年光景,国家的变化可真大!
    在一处芦苇荡里,水里有一个电线杆,为了准确定位电线杆的位置,我和王刚下了车一个箭步了出去,刚踏出去一步,就听到了冰面“啪啪”打响,吓得我们赶紧退了回来。组长郑哥见状赶紧阻止了我们,打趣道,要发挥自己体重轻的优势,完成这艰巨的任务。我和王刚站在旁边,屏住呼吸,直到看到郑哥有惊无险地回来了才松了一口气。紧张过后,王刚才敢放松地在一边打趣道:“以后得跟领导商量一下了,可不能把我和尹琦分一组了,我俩这体重不适合冰上作业,我需要一个‘身轻如燕’的搭档。”我们笑着、闹着,其实心里也在默默地感谢着郑哥在危险面前冲在前面,以老一辈测绘人不怕危不怕险的精神照顾我们这些刚入职的新测绘人。路长日暮,我们小组收工了。在回去的途中,在那一望无际的湿地上,看着这辽阔的芦苇荡以及前方湛蓝的天空,我想我是幸福的,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余,居然还可以让这童话般的景色充实着双眼。我想我是自由的,可以让我的心、我的灵魂,随着这芦苇荡啊荡。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我短暂的外业生活就这样结束了,时间虽然不长,但当结束了这项工作后,如果你问我累不累,我也许会回答你“累” ,但如果当你问我值得吗,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你“值得!”我会时刻记得初入测绘行业时学习到的“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测绘精神,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相关文章